LOADING...

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说:我们不能忘,也不敢忘

在大屠杀中有30多万中国人被日军杀害,约2万中国妇女遭日军奸淫,南京城的三分之一被日军纵火烧毁,财产损失不计其数。现在,登记在册在世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只剩下78人了。就在国家公祭日的前夕――幸存者金茂芝老人在12月5日16:50去世,享年91岁。他是今年离世的第12位幸存者。

今天是第6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。

从1937到2019,已经82年了。

1937年12月13日,侵华日军攻占了南京,开始持续了6周,长达四十多天惨绝人寰的大屠杀。

(1937年12月13日,中华门前尸横遍地,血迹斑斑 @央视新闻)

在大屠杀中有30多万中国人被日军杀害,约2万中国妇女遭日军奸淫,南京城的三分之一被日军纵火烧毁,财产损失不计其数。

现在,登记在册在世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只剩下78人了

就在国家公祭日的前夕――幸存者金茂芝老人在12月5日16:50去世,享年91岁。他是今年离世的第12位幸存者

1928年出生的金茂芝,目睹了包括父亲在内的20余人惨遭日军杀害。父亲被害后,金茂芝和母亲生活艰难,曾一度以乞讨为生。

这些见证大屠杀的幸存者正在凋零,但血与泪的记忆永远不能忘!记住他们,为历史存证!

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说

幸存者马庭宝:四世同堂,望永远和平

84岁的马庭宝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之一,1937年日本对南京发起侵略时他才两岁。

他说,1937年12月13日,侵华日军攻入南京的时候,他们全家一起到难民营避难。

后来,有一天日军闯进难民营抓人,当时抓了几卡车的人,他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。

他们被日军拉出去之后就遭集体枪毙,并且用汽油焚烧。

当时在难民营的时候,马庭宝的母亲和他的祖母,因为害怕日本人找她们,把头发都剪了,把黑灰涂在脸上。

幸存者陈德寿:回忆苦难很痛,但有责任讲述

1937年的时候,大屠杀幸存者陈德寿只有6岁。

(幸存者陈德寿:回忆一次苦难3天睡不着,但我有责任讲给世人)

日军侵占南京时往街上丢炸弹引燃了街道,他的父亲出去救火,被日军抓走。

后来,一个手里提着枪的日本鬼子来到家里,要找“花姑娘”。

他的母亲因为大肚子逃过一劫,他的姑母却因反抗日军的凌辱被刺6刀离世。

陈德寿回忆说:“我的姑母长得年轻,才26岁,而且手上抱着2岁的表妹,搀着4岁的表弟。”

日本鬼子看上了他的姑母,“从第三进的房子一直拖到第二进的空房子里面。”

在反抗周旋的时候,被日本鬼子的刺刀一刀戳中了大腿,倒在了地上。

日本鬼子还不罢手,又戳了5刀之后,就提枪跑了。

临死前,他的姑母对着母亲说(陈德寿的奶奶)说:“妈,我疼死了。你给我端一碗糖水来喝。”

但是,等陈德寿的奶奶把糖水送过来的时候,姑母就已经断气了。

就在姑母被杀害的当天晚上,陈德寿妹妹出生了。

6天之后,家里又来了一个会说中国话的日本兵。

这个日本兵和陈德寿的爷爷介绍说,他家在日本是开店的,现在是被征兵到中国来的。

陈德寿的爷爷就把家里的情况,之前姑妈被杀害的经过和这个日本兵说了,这个日本兵就带着爷爷出去找了口棺材,把姑母装了起来。

还帮忙弄了一点粮食和小菜,之后没有留下姓名就走了。

“这个人是个好人”,陈德寿说。

熬到了第10天,有个亲戚晚上过来把陈德寿和他的母亲,还有妹妹三个人带到了难民区里面。

在难民区住了40天回来之后,他才知道父亲已经被日本人杀害了。

再后来,因为生活困难,姑妈离世之前留下的两个孩子被送了人家,没到2年这两个孩子也死了。

88岁的陈德寿老人回忆起这段痛苦的经历,他说:现在回忆一次过去,他3天都睡不着,但他有责任有义务把历史讲给大家听

幸存者岑洪桂:那是800年都难忘的痛

今年96岁的岑洪桂老人,也是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之一。

当时岑洪桂的家被日军用火焚烧,未满2岁的弟弟岑小三被活活烧死,他的腿部被烧伤,至今留有伤疤。

他说,这些伤痛别说80年,就算800年都忘不了,永远是忘不了的。

“那几天,大街小巷、马路上,3个5个睡的都是死人。

你看不着人走路了,没有人了。”

岑洪桂老人现在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。

“没有哪个敢出来,他(日本兵)见人就杀。十几岁的孩子都不留,就这么残忍。”

岑洪桂老人说,日军在南京城里实行“三光政策”―烧光、抢光、杀光

他们在秦淮河边上刑行,“打死就栽下去,那河里一涨水,就冲走了。”

当时有个五台山小学,250多个不超过5年级的学生,全部被杀光。

岑洪桂说,他的姑妈就住在小学背后,她亲眼看到了。

2015年,岑洪桂曾出访日本长崎、熊本和福冈这三个城市,跟当地的日本民众交流南京大屠杀的问题。

有个年轻的日本学生说,当年日本到中国杀那么多人,他们没看见。

岑洪桂回答这个学生:“那个时候还没有你呢。你有时间到我们中国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,看看你就知道了。”

90岁幸存者夏淑琴:要活着,等日本承认历史

今年90岁的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,当时家里的9口人被日寇残忍杀害了7个,年幼的她也被刺3刀。

她说自己永远不会忘记这死去的30万人,现在她还想活着,等着日本承认历史的那一天,她也希望下一代能铭记历史。

“我只要不死,我肯定忘不掉的。”

夏淑琴说:“我还想等待着,日本国家承认这个历史。但是我还能不能活到那一天,我自己都不知道。”

幸存者石秀英:父亲系鞋带时被杀害

日本人进南京城的时候,石秀英当时11岁。他们一家住在一个山坡上,搭的是露席的棚子,睡在铺着稻草的地上。

“我家父亲是最好的父亲”,石秀英老人说。

“早上出去买菜,回来都要给我们姊妹几个,买点花生糖,每天都如此。”

就是这个最好的父亲,却在给姑妈家送姜回来的路上被日本人杀害了。

93岁的石秀英回忆起当天的场景,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父亲为了把姜早点送到姑妈家,没吃饭就出门了。

送到之后,姑妈想留下父亲吃饭,也没留住。刚一出姑妈家的巷子,就碰到2个日本人把他抓走了。

在一个拐角的地方,石秀英的父亲蹲下来系鞋带,日本人回头没看到他,以为他要偷偷逃跑。

一下子就戳了三刀,石秀英的父亲就被戳死了。

父亲去世之后,过了没多久石秀英的哥哥也被日本人抓走了。

剩下她的母亲和她们姊妹四个相依为命,“天天(给人)洗衣裳、倒马桶,拿个2角钱,买个黑大饼”。

关于这些痛苦的记忆,石秀英老人说:“现在(我们)有责任记住这样的历史,你不传下去,下一辈的他就不知道这些事情。都要记住历史,不能忘了。

幸存者艾义英赴日演讲获支持,警醒日本青年

那一年7岁的艾义英,目睹了一天七个家人被杀害。看到父亲的尸体痛哭,每天躲在山下,下山时遍地都是被侵害的老百姓。

她赴日本讲诉历史时现场爆满,日本学生听完后十分震惊。

日本人踢开她家的门,把她的包括爸爸和叔叔在内的一共7个人拖走。

之后,她和其他人跑到山上去躲着。她一直哭,哭了一晚上。

天刚亮的时候,一个老人跑过来告诉她,她的父亲和叔叔们已经被杀掉了。

艾义英看到了父亲被害后的样子,“我爸爸身上全是血,衬衣全部染红了”。

前几年艾义英作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去日本参加证言集会,向日本当地的知识分子和一些民众讲解历史。

有些年轻的日本学生不相信在南京发生过大屠杀,他们说“我们国家这样凶吗?真的杀了这么多人啊?”

在听了艾义英老人的讲述之后,这些日本听众都感叹真惨。事后,还当面和艾义英交流当时的具体细节。

“他们也对他们的政府不满”,艾义英老人的儿子说。

幸存者葛道荣:怀抱弟妹被日寇刀刺

“人命关天,杀一个人就不得了,我家被杀了三个人。这个难道不是大屠杀,是小屠杀吗?”今年92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说到。

“日本能到韩国去道歉,能去珍珠港向美国人道歉。难道杀了中国这么多人,杀了我家三个人,现在就缺少我们一个最起码的道歉。”

当时,他们一家半夜正准备睡觉的时候,忽然听到家后墙被推倒一片。

葛道荣的母亲从纸糊的格子窗,只见日军翻墙而入。

她马上喊葛道荣的叔叔快跑。他的叔叔没跑,让母亲带着自己赶快跑到避难所。

两天之后,他和母亲不放心回到家里,只见叔叔倒在了血泊之中,浑身是血,两个眼睛瞪得很大。

几天之后,又有三个日军闯了进来,当时他和五岁的妹妹,还有2岁的弟弟又冷又饿又害怕。

日军闯进来之后,狠狠的对着葛道荣的右腿刺了一刀,“疼到心里面,血跟裤子都连在了一块了”。

现在,葛道荣努力的在为日军大屠杀罪行搜集资料,已经整理了十几万字,他说只要有一份光就继续发热。

(幸存者葛道荣:我抱着弟弟妹妹被日寇刀刺,一家被杀三个人)

他说:“历史是人们自己经历过的,不能否认,不可篡改!

幸存者傅兆增:两岁遭受枪伤,不能原谅!

日军进入南京城之后就开始放火,“南京的房子,到处都被日寇烧了”。

当时,傅兆增被母亲抱着,和姑姑一起外出。被两个日本兵看到,姑姑被一枪打死,2岁的傅兆增被日寇枪弹打伤,现在伤疤仍在身上。

回忆起当时大屠杀的情景,傅兆增说:“那江水都红了”。

铭记历史,守望和平!

铭记历史,不是为了延续仇恨,而是希望爱好和平的人以史为鉴、面向未来。

越来越多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相继辞世,这些历史的见证者,他们的血泪记忆,我们不能忘,也不敢忘

今天,让我们以国家之名祭奠同胞,共同守望和平!